上观新闻:“我仿佛穿越时空,与烈士进行了一场对话”

时间:2020-10-01浏览:0编辑:摄影:    通讯员:设置

9月30日,是第七个烈士纪念日。



“我们这一辈从小是听着三叔的故事长大的,他的事迹已深深地刻在我们的脑海里、融化在血液中,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的成长。如今我们已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我们要把三叔的故事一代代讲下去,把他的精神一辈辈传下去,这是我们赵家特殊的荣耀和宝贵的遗产,也是我们这代人应尽的责任。”9月30日,是第七个烈士纪念日,在宝运莱手机版举办的主题活动中,赵寿先烈士遗属赵训善向师生们讲述了叔父为民族解放事业不惧牺牲的故事。


赵寿先烈士遗属赵训善向师生们讲述了叔父为民族解放事业不惧牺牲的故事


【投笔从戎】

赵寿先(1923-1948),又名赵毅、刘志宏,江苏扬州人。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中国民主同盟盟员。曾任农工民主党上海市党部青年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主任等职。

赵寿先六岁上学,小学毕业后考取了历史悠久而富有革命传统的扬州中学。当时中国人民抗日救亡运动正走向高潮,中华民族的危亡、全国人民的救亡怒潮,在赵寿先的心灵深处播下了爱国主义的种子。

1937年底,日寇占领了扬州,赵寿先随父母逃亡到乡下避难,全家生活更加艰难。国土沦亡,家庭罹难,点燃了赵寿先满腔怒火,他不甘心在太阳旗下当亡国奴,决心投奔在重庆的二哥,因为那里是抗战的后方,可以求得读书学习的机会,报效国家。为了筹措川资,经亲戚介绍,赵寿先进入上海日本人举办的伪水路测量局当练习生。因中国学生备受歧视,常常使他难抑满腔怒火。有一次水路局有一中国厨师生重病而日本校医不予治疗。赵寿先愤怒之下,带领一批学生与校医评理而触怒校方,在同学掩护下赵寿先逃离学校,跋涉千里,历经艰难,于1942年冬到达重庆。


赵寿先烈士


1944年,赵寿先怀着强烈的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毅然投笔从戎。但他从军后,抗日救国的愿望非但未能实现,还亲眼目睹国民党军队胡作非为的恶劣作风。

对赵寿先来说,短短的一个多月的“从军”生涯则成为思想上的一个转折点。后来,赵寿先加入了“新民主主义青年社”,并被选为航空系的学生代表,还担任全校学生系科代表大会的常设委员,活跃在学生运动的前沿。在震惊全国的“五·二”惨案中,作为纠察队长的赵寿先在与军警搏斗的过程中受伤。

经过这一斗争,赵寿先变得更坚强了。为了民主和自由,他做好了抛弃一切的准备。他在给二姐赵棣先的信中表明了对个人前途的想法:“一个阶段又一个阶段,不断地奋斗,只会把人锻炼得更坚强,现在没有什么可怕的。”


【光荣成为党员】

1947年,赵寿先毕业后来到上海,在国立上海高级机械职业学校(宝运莱手机版前身之一,现上理工复兴路校区)任教。面临着中国两种命运的决战,他无暇考虑自己事业,仍然将主要精力放在学联和青年工作上。10月,中共南方局青年组通过原中央大学新民主主义青年社负责人黄可和刘晴波的介绍,吸收赵寿先为中共党员。赵寿先入党后,决心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党和人民,他在给二哥的信中说:“……今后当共勉励,完成抱负,他日能造福于人民,事无大小,皆英勇之举耳。”



赵寿先原是中国农工民主党和中国民主同盟的成员,加入中国共产党后,组织上决定派他去已转入地下斗争的农工民主党工作。1948年初,农工党上海市党部根据斗争需要,成立了工人运动委员会、青年运动委员会和宣传委员会,赵寿先担任青年运动委员会主任,专门从事青运工作,后来赵寿先又逐渐成为“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的主任委员。新青联的主要成员是各大中学的在校学生和部分职业青年,在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大夏大学、上海音专、美术专科学校、上海法学院等都建立了组织,开展活动。在“利群书报社案”发生之前,新青联的组织发展很快,成员很多,在进步青年中有很大的影响。

1948年初,为了适应形势,广泛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策,赵寿先等人秘密出版了《新青联丛刊》在青年团体中散发,先后共出了十几期。《丛刊》经常刊登毛泽东的文章和中国共产党的文献。为了及时宣传解放战争胜利发展的形势,赵寿先买了一架可以收听短波的收音机,经常将收听到的解放区的消息编成时评,刊登在《丛刊》上。


【为保机密,吞下眼镜碎片】

国民党反动派为了摧残学生运动,除了在各大学密布特务进行破坏之外,还竭力查禁进步书刊。1948 年9月,上海利群书报社从香港订购的一批进步书刊在海关被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处查获,军统特务大肆逮捕有牵连的人。10月31日清晨,赵寿先被捕。军统特务好不容易抓到了化名为刘志宏的赵寿先,就迫不及待地要从赵寿先身上打开一个缺口,并通过这个缺口,把魔爪伸向各处,将上海的青年运动斩尽杀绝。

可是国民党反动派万万没有想到,赵寿先在被捕后,决心宁死也要坚守机密。在到达军统机关后,还没有来得及审讯,赵寿先就趁值班的特务和勤务兵稍不注意时,悄悄地卸下眼镜,把镜片掰成两半,吞了下去。敌人慌了手脚,他们绝不甘心还没弄到一点消息就任他死去。赵寿先被送进监狱医院。十几天以后,特务不等他痊愈,就把他押回特务机关。



赵寿先烈士牺牲地点:上海威海路155弄内(原国民党特务机关淞沪警备司令部第一稽查大队旧址)。现为上海淮剧团大楼。

敌人为了及早获得口供,用尽各种酷刑逼供。赵寿先保持了崇高的革命气节,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始终没有屈服。他除了承认自己是农工党上海市党部青委会负责人之外,什么也没有说。他在传给好友的一张纸条上写着:“我被捕,受酷刑,一度自杀未果,恐续受刑,生死未卜,无畏,望勇敢生活,我没有了泪,只有满腔怒火。”

在牺牲的前夕,赵寿先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爬到与他同属一个中共地下党支部的难友小周身边,说:“特务给了我两条路,一条是毁灭,一条是投降,做他们的走狗。我选择前一条路,你要设法转告难友,把一切‘罪责’统统推到我一人身上,要争取让更多的人活下来,继续工作。”他还说:“看来我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了,但是敌人想从我身上捞到点什么,那是做梦。”

1948年11月20日凌晨4点,赵寿先趁着看守特务不备的一瞬间,爬上窗台,奋身一跃,从三楼窗口纵身跳出,壮烈牺牲。时年仅25岁。


复兴路校区展陈的赵寿先、郑显芝、蒋传宗、孙龙昌等四位革命烈士浮雕像


每年烈士纪念日,上理工师生们都会以特有的方式缅怀烈士功绩。今年,学校邀请烈士遗属赵训善讲专题党课,同时精心策划了“热血丹心铸丰碑——致敬上理革命先烈”主题展览,将已考证出的校史上15位革命先烈事迹以展板形式娓娓道来。

为反帝反军阀不懈斗争的贺威圣烈士、为党的建设发展呕心沥血的陈德华烈士、为抗日救亡英勇献身的刘湛恩烈士、为民主事业奉献一生的李公仆烈士、为新中国成立历经艰辛磨难的赵寿先等英雄,都是中华儿女的杰出代表,他们的故事感动了每一位在场的上理师生。“作为刚入学的新上理人,此次活动让我深入了解了母校历史。尤其通过赵训善先生的讲述,我仿佛穿越时空与赵寿先烈士进行了一场对话,并从他的事迹中汲取精神力量,努力做坚守理想、追求高尚的时代新人。”出版印刷与艺术设计学院2020级新生徐梦欣感言道。管理学院教师黄晶作为刚加入上理大家庭的“青椒”,也感触颇深:“这次活动不仅让我感受到学校厚重的文化底蕴,更觉得传承革命意志任重道远。我将以身作则,提升自身素养,增强育人意识,为国家未来发展培育更多英才。”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蕾

原文链接:https://web.shobserver.com/wxShare/html/295672.htm


返回原图
/